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

蕭予白去了回春堂,何老已經到了。

“縣主,您讓人傳話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們商議,是不是您找到治療瘟疫的辦法了?”

蕭予白沉聲道:“何老,恐怕接下來我要說的事情,會讓您難以置信。

我已經查看了幾個病人,基本可以確定,這并不是瘟疫,而是中毒。”

“中毒?”何老頓時驚駭不已。

掌柜的急忙問:“蕭小姐,您確定嗎?什么毒這么厲害?竟然能讓這么多人中毒,而且連景王殿下都難逃這毒藥?”

何老也道:“是啊,我行醫這么多年,從沒見過任何毒藥有這么大的威力,而且病人的脈象都沒有任何中毒的跡象啊!”

蕭予白拿出一個本子遞給何老,道:“這是景王殿下的脈案,原本我是一直按照瘟疫去治療的,可今天殿下遇刺,飛鏢上有毒。

殿下受傷后卻沒有出現任何中毒的跡象,仍如同瘟疫的癥狀一樣,若非是取下的飛鏢上仍有毒藥,恐怕我現在還沒有發現。”

何老道:“縣主所說今日又多看了幾個病人,難道都是和景王殿下的癥狀一樣嗎?”

蕭予白點點頭:“沒錯,而且我已經試過了,無論是放出的血還是病人的唾液,都無法探出毒性。 記住網址http://m.kanshu8.net

所以只要這毒藥沒有出現,就不會被任何人發現,這將一直被當做瘟疫治療,卻也永遠都治不好。

照這樣下去,京城遲早會變成一座鬼城。”

何老驚嘆道:“太可怕了,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研制出這么可怕的毒藥,而且還帶進了京城,幸好發現的及時,否則后果簡直不堪設想啊!”

掌柜的急忙問:“那您可有解決的辦法?”

蕭予白點頭:“我……從古書上看到過這個解藥的配方,可其中最重要的那一味藥材卻不知道該去哪里尋找,所以才找了諸位。”

“是什么藥材?您盡管說,我們一定盡力尋找。”

蕭予白道:“此藥材名為水蛇果,諸位可知,哪里有這樣東西?”

何老和掌柜的頓時面面相覷,一時答不上來。

“這……這似乎聽過,可卻從沒見過。”

“我倒是在一本異聞錄上見過,可那本書所講的多是一些奇聞,是不是真的都不一定,更別說有記載位置了。”

蕭予白也不意外,從一開始的金魔草,到后來的木血藤,都不是什么容易找到的藥材。

若非席羽幫忙,她拿不到金魔草。

而木血藤,也是五毒谷得到的消息,從桑窟手里搶來的。

這些看似傳說的藥材,都一一出現,蕭予白覺得,這水蛇果也并不例外。

她道:“水蛇果是解毒的唯一辦法,就請何老用這些年行醫的人脈仔細查查,看看能不能有所收獲。

掌柜的安排京中的藥鋪醫館繼續往客棧中毒的病人那里送藥,好生照顧,不過暫且先不要說毒藥的事情了,以免引起恐慌。”

“是,請小姐放心,我一定會辦妥的,在小姐制出解藥之前,絕不會走漏半個字。”

蕭予白安排了這些事情之后,便又去了攝政王府。

門口的小廝恭敬的行禮:“蕭小姐是來尋我們王爺的嗎?王爺還沒回來。”

蕭予白搖搖頭:“不,席羽還住在這里吧?我是來找他的。”

小廝驚訝道:“蕭小姐不知道嗎?席少主已經離開京城了,現在應該已經回到五毒谷了。”

蕭予白一愣:“離開了?他不是被你家王爺召入府中有重要的事情嗎?我昨天還遇到他了,他并不是要走的樣子啊。”

小廝恭敬道:“昨天席少主確實還在,可蕭小姐走后,席少主就收拾東西離開了,大約是谷中有什么急事要處理吧,我們也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。”

蕭予白的心里頓時有些不適。

她莫名覺得,席羽突然離開,是因為昨天和她說的那些話。

江玄墨原本沒有告訴她,卻被席羽說出來的那些話。

“蕭小姐,您要進去等王爺嗎?”

蕭予白回過神,搖搖頭:“不了,我……我知道你們王爺去哪里了,我這就去找他,你們不用跟他說起我來過的事情,免得他覺得怠慢了我。”

小廝連連點頭:“是,小的明白。”

蕭予白回到將軍府牽了一匹馬,直接出城去了五毒谷。

這一路上,她的腦子都亂哄哄的,她也不想深究其中原因,只想立刻見到席羽。

蕭予白徑直走進五毒谷,走到門外時,便聽到里面傳來席羽的聲音。

“這什么東西啊這么難吃,本少主受了這么大的委屈,你們就不能做點好吃的嗎?”

“還有這酒!這酒這么辣,怎么喝啊!”

有人低聲道:“少主,酒都是辣的,這……”

“滾蛋!”席羽罵道:“用你說?我沒喝過酒嗎?我告訴你,本少主什么都知道!

是不是好酒,本少主心里有數,該不該看著那酒被糟蹋了,本少主也想的明明白白,可問題是……”

“少主,問題是什么?”

席羽“啪”的一聲摔了個杯子。

“問題是,酒不是我買的,我管不著啊!

人……也不是我的人,我也管不了啊!”

蕭予白越聽越起疑,忍不住推門進去。

“什么人不是你的?”

席羽抬眼看到風塵仆仆的蕭予白,手里的筷子“啪嗒”一聲掉在了地上。

“仙……仙女……你怎么來了?你什么時候來的?”

手下的人看見蕭予白來了,便很有眼色的退出了房間。

蕭予白走到桌邊坐下,道:“從你說菜不好吃就來了,聽起來你有心事啊,誰惹你不高興了?”

席羽又拿了一雙新筷子,低頭吃菜,悶悶道:“沒有,我被我爹罵了,就是心煩,沒有不高興。”

“哦,被罵了,昨天我見到你的時候還好好的,我剛走你就挨罵了?為什么挨罵?”

席羽低頭扒拉飯:“就一點小事。”

“什么小事?”

房間里陷入沉默,壓得席羽快要喘不過氣。

蕭予白清澈的眸子盯著席羽,像是要看透他的心。

“席羽,我想聽你一句實話,你突然離開攝政王府,是因為我嗎?”

目錄
設置
設置
閱讀主題
字體風格
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
字體風格
適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設置
恢復默認
手機
手機閱讀
掃碼獲取鏈接,使用瀏覽器打開
書架同步,隨時隨地,手機閱讀
收藏
推薦
卡塔尔下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