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

第222章

“近一點,再近一點。”

莫瑯找到了一處很好的風景,想著定能拍出很漂亮的照片。

奈何封戰好像有“偶像”包袱,明明眼神看著愛人時情意綿綿,可肢體動作卻格外的君子。

“你這是害羞?”莫瑯挑眉。

如果不是記得這是好友的女婿,莫瑯肯定要開嘲諷了。

所以說,他最是不喜歡拍人物照了。

太聽話的沒靈魂,不聽話的還讓人煩躁,真是自討苦吃。

封戰抱著聶扶搖,一手扣住她的細腰,一手扶住她的背,道:“不是害羞,是擔心被暗殺。”

“……”

莫瑯猛地看向旁邊的聶凌川。 記住網址http://m.kanshu8.net

下一刻,卸掉心底的煩躁,曲肘上前,在他胳膊上捅了兩下。

“你這殺氣,收著點。”

但凡他眼神里的殺氣能實質化,估計他的女婿現在已經被扎成一灘肉泥了。

聶凌川斂眉,看了眼腕上的表,“我去三區看看。”

“趕緊走。”莫瑯忙不迭的趕人。

等聶凌川離開,莫瑯頓覺輕松。

不需要他提點,封戰這小子簡直太會了。

真就是無時無刻不想親吻新娘子。

看的莫瑯都忍不住撐得反胃。

甚至后悔把聶凌川給趕走了。

“還親吶,再親都該腫了。”莫瑯拍完一組照片,倍感滿意。

“莫哥,再來一張。”封戰彎腰,將聶扶搖單手舉起,放在肩膀上。

莫瑯找準最唯美的角度,將倆人幸福的模樣保留下來。

隨后才沒好氣的道:“哥什么哥,叫叔。”

聶扶搖看來,這人真的是內外反差極為明顯。

表面是溫潤書生氣,實則嘴巴毒的很,平時交流不太明顯,一旦投入到工作中,那簡直就是魔王。

嘴巴跟涂了鶴頂紅似的,恨不得把人毒舌到羞憤自盡。

也就是當著聶凌川的面,莫瑯在盡量收起自己的脾氣。

今天的拍攝結束,聶扶搖笑道:“辛苦莫先生了。”

莫瑯莫名覺得后背發涼,“不辛苦。”

說罷,大概是覺得聶扶搖不信,再次重申,“真的不辛苦,你們很有鏡頭感,就是我現在還是單身,看到你們親親蜜蜜的,這心里不是滋味。”

邊說邊在心里暗暗抹汗。

他這輩子可能太過順風順水,脾氣也很難控制。

別不是給小侄女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了吧?

他沒覺得麻煩。

聶凌川是他為數不多的好友之一,看待聶扶搖自然會愛屋及烏。

只是多少年的脾氣,一時之間很難改過來,可千萬不要嚇到他啊。

而且他從來不會做勉強自己的事情。

既然答應了給他們拍攝婚紗照,那就是心甘情愿的。

“搖搖啊,叔叔的脾氣很爆,這兩天已經讓自己保持最大的溫和了,別被叔叔的壞脾氣嚇到。”

聶扶搖:“……沒有,能得莫先生來幫我們拍婚紗照,是我們的榮幸。”

“別,千萬別。”莫瑯道:“我充其量就是個攝影師,和你這樣的科學家沒法比,給你拍照才是我的榮幸。”

說罷,莫瑯快步走遠,“今天就到這里,明天在大廳集合,我找你爸爸有事,先走了。”

望著幾乎是落荒而逃的莫瑯,封戰了然于心,從被后圈住愛人的細腰,笑道:“你嚇到他了。”

聶扶搖:“……”

天地良心,她的道謝很真誠。

自己何時成了洪水猛獸了?

旁邊的幾名助理收拾完東西也很快離開,這處海邊只剩下他們兩位。

兩人擁抱在一起,靜靜的看著徹底消失在海平面的夕陽,黑夜逐漸籠罩了這片大地。

海風拂過,帶來了沁涼與濕潤,甚至還能感受到一股甜膩感。

“累不累?”封戰低頭親吻她瑩白的后頸。

隨即松開她,走到他前面微微彎下腰,“上來,我背你。”

聶扶搖哈哈笑道:“好啊,去哪里轉轉?”

“海底餐廳?”開在一區,建在海中的,可以近距離的看到海里的魚類和景觀。

“走吧!”

封戰背著她來到觀景臺,倆人通過傳送抵達一區。

浴室內,熱氣蒸騰。

封戰站在玻璃門后,曲指敲了敲,“搖搖,一起洗嗎?”

聶扶搖拉開門,伸手將人拽了進去。

不等封戰做點什么,發現她已經出去了,隨即整個人沒入浴缸中。

封戰:“……”

被玩弄了。

“搖搖,明晚回老宅用飯吧。”

聶扶搖眼睛微微睜開,隨即重新合上,“見你父母?”

“嗯,我媽出差回來了。”封戰也想不到能耽誤這么久。

“好啊。”她肯定不會拒絕的。

**

封家。

封祁坐在客廳里,邊看電視邊等妻子。

從下午四點一直到現在,她待在衣帽間,看著衣服兀自糾結,猶豫了快一個小時了,始終都沒定下今晚穿哪一套。

封媽媽是個清麗優雅的美人,可骨子里卻是個獨立有主見的。

她的職務雖然沒有丈夫高,卻也絕對不低,工作能力尤為出眾。

“封祁,這套怎么樣?”封媽媽站在二樓樓梯口,期待的看著丈夫。

封祁抬頭望去,隨即起身走到樓梯位置,仰頭看著妻子。

“披肩,不是有一件針織的嘛,這條披肩稍微有點太莊重,咱們是家宴,不要給孩子壓力。”

封媽媽一想,是這個道理,隨即轉身換了一件針織披肩。

“這個好!”封祁認真的給出自己的建議。

眼瞅著時間不早了,總不能就等著回去吃飯吧,最起碼也要和兒媳婦坐下來好好的聊聊,再耽誤可就失禮了。

她之前設想過很多次,從沒想過兒子能給她帶回來一個這么好的兒媳婦。

比起有些父母對兒媳婦的挑剔,封媽媽從不在這上邊費心。

她一直都相信兒子的選擇,也給予他最大的尊重和理解。

在封媽媽心里,兒子只是她人生一個階段的過客,丈夫才是和她攜手百年的那個人。

結了婚,兒子就需要對另一個女人承擔起一個男人的責任,作為父母,也代表著一個階段的結束。

這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。

一對負責的父母,在對待子女一事上,最終的目的是將他們“送出去”,而非圈禁在身邊。

送到社會上立足,送到另外一個女人身邊組建新的家庭。

目錄
設置
設置
閱讀主題
字體風格
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
字體風格
適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設置
恢復默認
手機
手機閱讀
掃碼獲取鏈接,使用瀏覽器打開
書架同步,隨時隨地,手機閱讀
收藏
推薦
卡塔尔下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