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用戶中心

穿成外室后我只想種田 第113章 謀害

作者:茶暖 分類:修真 更新時間:2022-12-11 23:23:45

接著又指著花姜的鼻子罵了起來,“沒用的賤蹄子,小娼婦!平日里毛手毛腳,做事不穩重也就算了了,今日這般重要的事兒也竟出這樣的紕漏,夫人和小少爺若是有三長兩短,你十條命都不夠賠的!”

“平日里便發覺你做事不夠盡心盡力,許多時候總是想著偷奸耍滑,就知道你是個不安分的,本以為你也不過就是平日里懶怠了一些,不曾想你竟是這般惡毒,夫人難產之時,竟是不顧夫人和小少爺的死活。”

“我看你根本就是存心不想讓夫人平安生下小少爺,難不成你受了那個狐媚子指使,想著借此坑害夫人,好讓夫人和小少爺一尸兩命,好把那個狐媚子扶了正去?當真是好歹毒的心思!”

“來人那,趕緊把這個吃里扒外,謀害主子的賤丫頭給捆起來,等夫人平安生產之后,再行處置!”

花枝說罷,招呼了院子里頭粗使的婆子過來,要將花姜捆綁起來,更是沖蘇玉錦道,“讓這位姑娘見笑了,此事乃是我們秦家的家事,與姑娘無關,姑娘還是早些離去,莫要過問我們秦家之事。”

這個時候不趕緊對催產藥之事補救,也不顧及已經去拿藥的艾草,反而是一門心思地要將花姜捆綁問罪。

若說是不相信她會醫術,但至少也等到艾草送來按方抓來的催產藥來,但此時大有早早將她攆走之意……

蘇玉錦的眉頭擰得老高。

產房內此時傳來了一聲凄厲的叫喊聲,而后聲音也是一聲接一聲的,讓人聽著心驚肉跳。

產婦已是等不得了!

蘇玉錦干脆解開了自己手中帶著的包著藥材的油紙包,將里面的藥材往外挑選一些,放到新的油紙上頭。 記住網址http://m.kanshu8.net

當歸、肉桂、川穹、白芷、牛膝、車前子……

等挑選的差不多了,蘇玉錦將那新挑選出來的藥材由油紙包包好,只往產房里走。

“你要做什么?”花枝攔住了她。

蘇玉錦也不理會她,只硬往里闖。

花枝見自己攔不住,忙喊人過來,“快來人,將這人給攔下,此人無緣無故地要闖入夫人產房,必定是要謀害夫人的,快攔住她!”

幾個粗使的丫鬟和婆子聞言急忙圍了過來。

“我手中拿的是能夠救你們夫人和小少爺的良藥,你們若是一味阻攔,那便是要害死你們家夫人!”

聽著蘇玉錦的怒喝,丫鬟婆子頓時愣了一下,不知道是該攔還是不該攔。

一群蠢貨!

見丫鬟婆子這般便被唬住,花枝急的跺了跺腳,“你們……”

“在吵什么?”桂媽媽走了出來,“夫人的催產藥呢?”

“桂媽媽,正要跟您說這件事呢……”

“我手中的便是催產藥。”蘇玉錦打斷了花枝的話,“方才你們底下的丫鬟花姜去我們藥材行拿藥,我見拿的是催產的方子,細問之下得知你們夫人難產,雖然得知你們已經請了大夫,但大夫是男子,許多事情多有不便,醫者仁心,我心中惦記,便想著來看一看。”

“結果我與花姜剛到了這里,這位丫鬟卻劈頭蓋臉地將花姜罵了一通,只說她冒冒失失地帶了我來給夫人看診,是要謀害夫人,我實在是驚愕無比,我醫術超群,許多人皆是想著來求我診治,怎的就成了謀害性命的人了?”

“我方才聽著產房內夫人喊得凄厲,心中十分不忍,想著趕緊沖進來看一看,結果這位丫鬟拼命阻攔,怎么也不讓我進去。”

“我著實想不明白,我來幫夫人助產,這丫鬟為何就死活不讓我進呢,莫不是不想讓夫人順利生產不成?”

“我沒有,你血口噴人!”花枝忙辯解,“桂媽媽,事情不是這樣的,這人撞倒了花姜,弄灑了夫人的催產藥,她和花姜害怕擔責,這才隨便拿了些藥材過來,想要糊弄過去!”

“我是不是糊弄,只需拿了這藥材給大夫瞧一瞧就是。”蘇玉錦道。

桂媽媽想了想,接了那油紙包過來,拿給大夫瞧,“有勞安大夫瞧一瞧,這是否是按著安大夫方才開的藥方所抓的藥?”

安和德因為王氏難產難治之事急的滿頭大汗,此時接過那包藥來仔細看了一看,頓時神色凝重,“這并非是老朽所開的那副藥。”

“我就說吧。”花枝先是松了口氣,接著來了精神,“就是花姜和花枝和那人串通一氣,想要謀害夫人和小少爺的!”

“但這副藥比我所開的那副更好一些。”安和德眉頭不舒,卻是滿臉驚嘆“因為夫人久產不下,加上氣血郁結發虛此人在藥方中加了大腹皮,枳殼,黨參,黃芪等,可謂是這幅藥中的點睛之筆。”

“此人醫術遠在老朽之上,必定是一介名醫,不知李媽媽是從哪里得到的這副藥?”

是一副良藥。

這般說的話,那位年輕姑娘當真是一位良醫了。

李媽媽忙將門口的蘇玉錦請了過來,“正是這位姑娘。”

安和德看到蘇玉錦,頓時驚愕,“蘇姑娘?”

“安大夫認識這位姑娘?”李媽媽頓時驚愕。

同樣驚愕的還有蘇玉錦。

但看著將自己認出來的這位老大夫,蘇玉錦想了許久之后也不曾想起來他究竟是誰,在哪里見過,以及他為何會識得她。

“我認識她,她大約并不認識我,不過蘇姑娘醫術高明,你家夫人興許還有一線生機。”安和德道。

見安和德這般說,李媽媽忙沖蘇玉錦福了一福,“方才老奴并非存心冒犯,也是保險起見,姑娘千萬莫要怪責,還請姑娘快去看一下我家夫人吧。”

李媽媽話音不曾落地,產床上的王氏又是一聲叫喊,兩邊的丫鬟婆子幾乎摁都摁不住她。

蘇玉錦也顧不得去糾結為何這位安大夫因何認識她的事,忙走到了床邊,替那王氏搭了脈,“將方才那副藥熬得濃濃的,趕緊喂你家夫人喝下。”

“是。”李媽媽忙吩咐人去熬煮。

蘇玉錦詢問了穩婆王氏此時陣痛的間隔時間,查看王氏此時胎兒的位置以及開宮口的程度。

王氏處于胎兒早產,羊水早破的狀況,且孩子此時的胎位并未是頭位,而是臀位。

目錄
設置
設置
閱讀主題
字體風格
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
字體風格
適中 偏大 超大
保存設置
恢復默認
手機
手機閱讀
掃碼獲取鏈接,使用瀏覽器打開
書架同步,隨時隨地,手機閱讀
收藏
推薦
卡塔尔下注